当前位置:

新加坡娱乐官网: 蔡政府操弄中立机构人事任免为2020选举铺路

熊兴 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研究员、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博士后

尽管目前民调低迷,但蔡政府依然困兽犹斗。在民进党内部,蔡英文利用手中掌握的党组织资源打压一直不退选的赖清德。在面临2020选举上,蔡政府不断进行各种操弄,提名一些党派或政治立场鲜明的人物,甚至直接干涉一些中立机构的人事任免,引发广泛的争议和质疑。

2018年底的“九合一”选举失利后,尽管蔡当局声称要检讨失败原因,重新赢得民众信任。但蔡政府在促进经济发展、改善民生方面的动作却一直不多,反倒是在政治上的动作不断。尤其是为即将到来的2020选举提前布局,在人事上也进行了不小的调整。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竞选新北、高雄、台中市长失利的苏贞昌、陈其迈、林佳龙“入阁”,分别成为蔡当局的“行政院”正副负责人和“交通部部长”,这种败选后反而“高升”的咄咄怪事,被民众讽刺为“败选者联盟”。

同样竞选云林县长失利的李进勇则被蔡英文提名作为事关选举的关键职位——“中选会主委”。尽管李进勇在年初被提名后已注销了党籍,退出了民进党,但其与苏贞昌和民进党高层私交甚笃,个人过往的政治表现很难让外界消除对其能否以中立态度办理选务的质疑。在28日“立法院”投票时,多名“立法委员”爆发激烈的肢体冲突试图延阻,但仍挡不住民进党“立委”人数多的优势,李进勇的“中选会主委”人事案强行通过。蓝营的国民党候选人郭台铭批民进党强行通过李进勇人事案是“罔顾选举中立的原则,直接践踏民主进步价值。”还有台湾媒体人揶揄称“中选会”将变“忠选会”。

作为直接负责选务的部门,以往“中选会”负责人都由“内政部长”或“政务委员”兼任。“中选会”法制化改革后,“中选会主委”一职由兼任改为专任,须由“行政院长”提名后交由“立法院”通过。由于其关键性和敏感性,因此不论是陈水扁时期还是马英九时期,该机构的负责人都是提名无党籍或不具有党派色彩的独立人士出任,包括黄石城、张政雄、赖浩敏、刘义周、张博雅等,且一般都为法学界出身,极少有政界出身者,目的也是为了建立不同政党和民众对最高选务机关的信任。

但从蔡英文时代起,“中选会主委”的中立性不断受到质疑。2017年底,蔡政府提名具有绿营背景的陈英钤担任这一职务遭到质疑,引发蓝营的杯葛,但最终依然凭借民进党“立委”的人数优势通过。并且陈英钤在2018年底“九合一选举”中的表现的确让人不得不怀疑其中立性。在2018年底的“九合一选举”中,因为选务工作混乱,台北的不少投票站出现排队投票的选民在等候投票时还可以用手机了解实时开票结果的情况,或造成“弃保效应”,很难说对后来台北市的市长选情和选举结果没有造成直接影响,陈英钤也因此广受各界批评和质疑,被轰“行政不中立”,最终在各方压力下辞职。

而李进勇这次的强行过关并不是一个孤立事件和操作,而是蔡政府为选举所做的各种行动中的一个,其目的都是为了帮助蔡英文连任。就在李进勇人事案的同时,蔡英文还提名了4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其中谢铭洋和蔡宗珍政治立场鲜明,在意识形态上具有明显的绿营背景。若此次大法官提名通过,未来“最高法院”的15名大法官中将有11人是由蔡英文提名,将占绝对多数。由于大法官对政治的影响更为深远,因此格外受到重视,蔡政府这次提名的人选,也被质疑在为连任铺路布局。

2019年初,苏贞昌接替赖清德担任台行政机构负责人后,便强力主导了一波人事任免。包括替换台湾中油、中华航空这些公营企业的负责人,撤换土地银行、合库金控、第一金控、华南金控、彰化银行等公股银行的负责人,被认为既是为苏系人马在经济领域卡位,也可以为蔡英文连任控制金源。4月中旬,因多次报道韩国瑜新闻而被戏称为“韩天电视台”的台湾“中天电视台”被台当局“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简称NCC)处以重罚,开创了NCC有史以来干预新闻自由的恶劣先例。民众和舆论指责NCC的行为完全违背了行政中立的原则,炮轰民进党压制言论自由,滥用手中权力,使NCC完全丧失了独立性,已沦为民进党当局的“东厂”。在各种压力下,NCC主委詹婷怡最终请辞。

在2020选举的前夕,中立机构的一系列颇具争议的人事提名和任免案,既无法消除人们对蔡政府强力进行政治操作的批评,也使人很难相信这些机构在未来会超越政治色彩和党派立场来公正地行使职权,甚至不排除使用一些“小动作”来左右一些关键选区焦灼的选情,达到其政治目的。(责任编辑:唐华)

/8a2/opinion_12_207712.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